服務熱線

400-9696-787

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電 話 :400-065-62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 址:上海市浦東新區東園路18號中國金融信息中心12層

大唐財富林鴻鈞:811匯改后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回顧與前瞻

來源:中國現貨交易網     作者:現貨交易      發布于時間:2019-06-21 17:16

  2015年8月11日,人民銀行宣布調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報價機制,由做市商參考前日銀行間外匯市場收盤匯率,向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提供中間報價,更市場化的反映當期外匯市場的供求關系。

  匯改三年9個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呈現匯改后隨美元指數先貶后升、中美貿易戰開打后隨著貿易談判的進展先貶后升再貶的走勢,結合各階段國內外經濟情勢的變動,尤其是最近一年多中美貿易談判的進展,對各階段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走勢與資本流動作一個探討,除了回顧之外也可當做判斷未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趨勢的參考。

  第一階段

  2015年7月底到2016年12月底,17個月期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從6.12貶值到6.94,貶值幅度達到13.4%。同期間的美元指數由97.32提高到102.43,升幅5.3%,人民幣的貶值幅度遠高于歐元與日元相對于美元的貶值幅度。

  英鎊因為當年6月的脫歐公投大幅貶值,人民幣對英鎊升值。同時期的外匯儲備由36,513億美元降到30,105億美元,降幅達到17.5%。由于人民幣貶值趨勢明顯,境內銀行與企業主動增加境外資產或提前償還外債,導致資本流出,2015年資本與金融賬戶逆差達到5,044億美元,抵消了大部分貿易順差。

  第二階段

  從2016年12月底到2018年3月底,15個月期間人民幣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從6.94升值到6.24,升值幅度達到10.0%,同期間的美元指數由102.43下跌到90.09,跌幅12.1%,可見此期間人民幣雖然對美元升值,但相對其他主要貨幣仍然貶值。同時期的外匯儲備由30,105億美元升到31,428億美元,增幅只有4.4%,遠小于前期貶值時的降幅。

  第三階段

  從2018年3月底到2018年10月底, 2018年4月初美方依據其“301條款”,公布500億美元對中國征稅產品建議清單的措施,中國政府以重拳反擊,也公布500億美元對美國征稅產品建議清單。

  一旦對這些清單實施提高關稅25%,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7月份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10%的關稅,因此在6個月之內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匯率從6.24到6.95,貶值幅度達到11.4%,同期間的美元指數,從89.51升到96.33.升幅7.6%,人民幣的貶值幅度還是高于其他主要貨幣相對于美元的貶值幅度。同時期外匯儲備由31,418億美元下降到10月底的30,531億美元,降幅只有2.8%,比第一階段少的多,主要是貶值時間較短與政府加強了外匯出境管制。

  2018年我國的貿易順差3,518億美元,其中對美貨物貿易順差同比增長17.2%,達到3,233.2億美元。仍維持5.7%的增長,提高關稅的影響此時尚不顯著。在此期間,2018年8月4日,人民銀行將遠期銷售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從0調整為20%,牽絆住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脫韁的步伐。

  第四階段

  從2018年10月底到2019年4月17日,由于2018年12月初的G20會議中美兩國元首就雙邊經貿問題達成重要共識,同意停止相互加征新的關稅,在90天內加緊開展磋商,朝著取消所有加征關稅的方向努力。4月上旬還不時放出中美貿易談判順利渴望簽訂協議的信息,因此在不到6個月的期間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匯率從6.95回升到6.68,升幅3.9%,同期間的美元指數,由96.4升到97.4,升值1%。

  人民幣的升值幅度還是稍高于其他主要貨幣相對于美元的貶值幅度。不過2019年前4個月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同比下降10%,顯示2018年加征關稅的負面影響已經開始顯現。

  第五階段

  從2018年4月18日至今,由于5月6日美國突然發文表示自5月10日起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稅率由10%提高至25%,導致中美經貿磋商嚴重受挫。

  6月初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中美經貿關系白皮書,除了指責美國貿易霸凌與不講誠信之外,也表示中國在原則問題上決不讓步的態度。因此中美的貿易戰加上后續的科技戰,短期內看不到和解的希望。人民幣匯美元中心匯率從5月7日的6.68兩周之內就貶到6.91,貶幅3.4%,之后中間匯率維持在6.90左右;離岸人民幣匯率更一度接近6.95的位置。

  此段時間美元指數的變化不大,歐元貶值與日圓升值相互抵消,日圓對人民幣升值幅度達到7%。這是人民幣第三次挑戰7.0的底線,人民幣貶值可以對沖美國加征關稅對出口產業的沖擊,但一旦破7可能再貶一段,提高進口物價造成通脹壓力,因此大部分財經官員與學者也發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不會破7 的看法。

  2019年4月底中國的外匯準備為30,905億美元,在過去6個月內變化不大。未來一段時間內7的匯率底線與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底線,可視為人民銀行堅守的目標。目前香港的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期貨報價,9月份到期的期貨都還只到6.94,顯示市場預期破7的概率不大。

  在第三階段的貶值時間,同樣3個月后的期貨報價曾經達到7.05。但如果美國把剩余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也加征25%的關稅,上述底線能否守住,還有待考驗!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是一個錨,每日銀行間即期外匯市場人民幣兌美元的交易價可在中間價上下2%的幅度內浮動。外匯指定銀行為客戶提供當日美元最高現匯賣出價與最低現匯買入價之差不得超過當日匯率中間價的幅度的3%。

  2017年5月人民銀行在制定人民幣中間匯率時引入逆周期調節因子,將“收盤價+一籃子”的雙目標定價機制轉變為“收盤價 +一籃子 +逆周期調節因子”的三目標定價機制。逆周期因子=實際中間匯率-按照前日收盤價與一籃字貨幣各含50%權數的中間匯率,可以讓人民銀行在制定中間價時進行一定程度的調整。

  2018年6月以來,“逆周期因子”呈現出了“調貶”的趨勢;如果政府認為應對中美貿易摩擦與美元指數升高所需要的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幅度已經差不多了,逆周期因子可以轉為中性,或為了不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破7而改采取“調升”來應對。我們可以觀察美元中間價與美元兌離岸人民幣的差異來觀察政策的變化;若美元中間價連續幾日低于離岸人民幣價,大概率顯示逆周期因子轉為“調升”,這也是2019年5月以來呈現的狀況。

  對于個人與企業來說,目前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中間價在6.9左右,離7的心理關卡只有1.4%的差距。而一次外匯買賣,現鈔的買進與賣出的價格差異就達到1.3%,個人的每年買匯額度只有5萬美元,因此這個時候才考慮買美元賺價差的意義不大。

  對股市而言,人民幣的走勢與股市同步,以上述五個階段滬深300指數在美元兌換人民幣匯率來對照,升值的階段股市都呈現牛市,如第二階段指數人民幣升值10.0%,指數漲幅15.8%;第四階段人民幣升值3.8%,指數漲幅25.2%;人民幣貶值的階段則都呈現熊市,如第一階段人民幣貶值13.4%,指數跌幅13.3%; 第三階段人民幣貶值11.3%,指數跌幅14.9%;第五階段至今人民幣貶值3.3%,指數跌幅11.8%。人民幣短期內若能止貶持穩,可對股市止跌回穩提供基本面的支撐。

  外資進出中國股市決策會考慮人民幣的升貶趨勢,短期內外資大幅進出中國股市也會影響人民幣匯率,互為因果。此外,人民幣貶值會影響中國股民對股市的信心,風險偏好與參與率降低,使得股市回跌概率增加。而中美貿易戰這個因素同時導致第三與第五階段人民幣貶值與股市下跌。

大唐財富林鴻鈞:811匯改后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回顧與前瞻
----本文由中國現貨交易網整理發布!
竟彩网